上海代写论文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相关文章推荐

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论文 >
冷战后国际地缘关系与中国地缘战略选择
发布时间:2020-06-15

  摘    要: 国际地缘关系是国家政策制定的基础,对国家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本研究梳理了现代地缘政治学的思想脉络,根据不同时期的特点,将其划分为帝国争霸阶段、冷战时期和后冷战时代三个阶段。基于此,运用空间观的视角将传统的综合性地缘空间解构为地理空间、政治空间、军事空间、制度空间、信息空间、技术空间、经济空间和文化空间等多个维度,并对其内涵及互动机制进行解读和分析,以助于理解和分析当前的国际地缘关系。结合中国的基本国情,新时代中国国际地缘战略应加强国际地缘关系的研究;强化地缘空间领域的发展;遵循“太极式”国际发展战略;有效发展国际势力范围。

  关键词: 地缘关系; 地缘政治; 地缘空间; 地缘战略; 后冷战时代;

  Abstract: International geo-relations are the basis of national policy making, which play a vital role in the course of a country's development. In this paper, we systematically reviewed the thinking venation of modern geopolitics. According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different periods, it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periods: the Empire Stage, the Cold War and the Post-Cold War Era.From the perspective of space, the traditional comprehensive geo-space was deconstructed into multiple dimensions including geographic space, political space, military space, institutional space, information space, technological space, economic space and cultural space. Its connotation and interactive mechanism were interpreted to help understand and analyze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geo-relations. Combined with the basic national conditions, China should strengthen the study of international geo-relations, enhance the development of geo-space, follow the Tai Ji international geostrategy and develop effective sphere of influence in the new era.

  Keyword: geo-relations; geopolitics; geo-space; geostrategy; the Post-Cold War Era;

  0 、引言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释义,“地缘”是指由地理位置上的联系而形成的关系[1]。相较于“地理”,“地缘”一词突出强调人类社会的相互关系[2]。自私有财产和阶级形成以来,地理与政治的互动趋于频繁,地缘政治是人类社会最早形成的一种社会形式[3]。而地缘关系,在现代国家尺度中指以国家地缘重量、国家间距离、地缘流量等地缘要素为基础的国家间的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及地缘文化等关系[4]。当前,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是学界最为关注的两大主题。在人类社会中,地缘关系是客观存在的。一个时代的新兴大国的崛起必将挑战守成大国的地位和权力,促进世界格局的变革,进而影响权力空间的分布。大国的兴衰更替、国际权力结构的重组以及世界地缘格局的演变均受到地缘法则的支配,具有一定的空间规律。
 

冷战后国际地缘关系与中国地缘战略选择
 

  地缘关系理论影响和塑造着国家战略制定者的思维与政策制定。权力主体往往通过制定地缘战略营造良好内外部环境,巩固政权,确保国家机器运行顺畅和社会繁荣稳定。资源是地缘关系理论演绎的逻辑原点[5]。空间的有限性和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竞争始终是人类社会生存的基本法则,国家间的竞争与合作、对抗与结盟均以谋取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的支配与控制为终极目标[6]。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国家间的互动空间正由政治、军事等高政治领域向经济、文化和信息网络等低政治领域发展,但地缘关系仍以争取生存优势为出发点。

  现代地缘关系理论形成于西方,经典的地缘关系理论依然影响着当今的世界地缘格局,依然具有相当的借鉴意义。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经典理论的许多观点已不符合当下的世界环境。因此,批评、继承与发展地缘关系理论势在必行。从发展历程上来看,地缘关系理论在国际和国内均曾受到一定程度的挫折[6],近年来的发展则相对缓慢,尤其是国内长期依赖西方思维,理论体系尚不完整[7]。从理论意义上来讲,地理学作为地缘关系研究的基础性学科[6],亟待地理学者利用学科优势发展新时代的地缘关系理论;从现实意义上来讲,国际地缘关系错综复杂,中国的和平崛起有赖地缘关系理论的支撑。鉴于此,本文通过梳理现代地缘政治学的思想脉络,以期加强后冷战时代国际地缘关系的思考,结合中国国情构想新时代中国地缘关系战略,从而为该领域的研究和国家地缘战略的制定提供理论基础。

  1、 现代地缘政治学的发展

  历史上,地缘关系理论的发展实际是以地缘政治学为主要内容的。所谓地缘政治,是指国家间、地区间或民族间基于地理区位、地理空间和历史地理等因素而形成的政治军事联合、结盟或政治对立乃至遏制或战争的相互关系态势及演变过程[6]。在中国,地缘政治思想最早可追溯到先秦时期的兵家和纵横家[8];在西方,则可追溯至亚里士多德等人[9]。但现代地缘政治学源于西方,其鼻祖被公认为是德国地理学家拉采尔。现代地缘政治学是随着西方权力世界的野蛮扩张而闻名于世,因此具有明显的对抗和霸权特点。根据现代地缘政治学的发展历程和特点,大致可分为帝国争霸阶段、冷战时期和后冷战时代三个阶段(图1)。

  图1 现代地缘政治学主要发展历程
图1 现代地缘政治学主要发展历程

  Fig.1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geopolitics

  1.1 、帝国争霸阶段

  19世纪末,整个世界已基本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完毕。政治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加剧了列强间的矛盾[10]。此时,争夺势力范围和树立霸权成为地缘政治学家的首要课题。拉采尔的“地理法则”以空间和位置为重点,基于进化和科学的原则,对“生存空间”和“边疆动态论”等进行论述,提出了国家有机体理论,认为健全的国家“空间有机体”进行地理扩张是合理的,这为后来国家扩张主义学说提供了科学基础[6,9,11]。此后,瑞典政治学家鲁道夫·契伦进一步发展了拉采尔的思想,并提出“地缘政治学”这一概念[12]。契伦认为德国成为大国是不可避免且合理的,其思想是纳粹德国侵略扩张的理论基石[9]。与此同时,美国海军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汉[13]、英国地理学家哈尔福德·麦金德[14,15]和意大利军事战略家吉里奥·杜黑[16]陆续发展和完善了“海权论”、“陆权论”和“空权论”。随着国际地缘格局的迅速变化,地缘政治学曾一度得到广泛传播和迅速发展。然而,两次大战期间,以卡尔·豪斯浩弗为代表人物的德国地缘政治学发展成为服务纳粹的伪科学而使地缘政治学一度沉寂[6]。期间,美国的尼古拉斯·斯皮克曼批判继承了马汉的“海权论”和麦金德的“陆权论”,提出了“边缘地带”理论,认为边缘地带是控制世界的关键[9]。除此之外,美国学者R.哈特向[17]、斯蒂芬·琼斯[18]和乔治·雷纳[19]等均对地缘政治问题有过重要论述。

  19世纪末至二战结束,世界权力体系尚未稳定,各列强盛行对外扩张,意欲控制世界以满足国家的帝国霸权目的。因此,该阶段的地缘政治学具有明显的扩张性和对抗性。

  1.2、 冷战时期

  二战以后,国际地缘关系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形成以美苏为首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10]。地缘政治学再次引起学界的普遍关注。在冷战背景下,狭隘的国家主义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美国为巩固其霸权地位,着手围堵社会主义世界,遏制战略、均势政治、多米诺理论、大局观和关键国家控制等思想流行于西方地缘政治学界[9,20]。冷战期间的地缘政治学并未形成经典理论,却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美国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深刻塑造了当前的世界格局。与此同时,一些地理学家试图将整体主义世界观引入地缘政治学,如索尔·科恩于1963年提出将世界划分为不同地缘等级的“多级世界”[9],彼得·泰勒将伊曼纽尔·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引入政治地理学[21]等。冷战中后期,伴随着世界地缘格局的变迁以及世界贫困、生态恶化等问题的出现,地缘政治学得以复兴,开始向“新地缘政治学”转变,普遍主义逐步受到关注,但因这些理论挑战了冷战的地缘政治观,未能成为当时的主流[6,9,10,22]。

  1.3 、后冷战时代

  随着苏联解体,北约东扩,美国的世界超级大国地位得以巩固。后冷战时代世界朝着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方向发展。地缘政治时代的冲突逻辑逐步让位于地缘经济时代的竞争逻辑[6,23]。美国学者爱德华·卢特沃克于1990年首创“地缘经济”这一术语[24],奠定了地缘经济学的理论基础,并逐步形成美国学派、俄罗斯学派和意大利学派三个主流学派[25,26]。此外,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27]和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论”[28]具有广泛的影响。后冷战时代,“新地缘政治学”崛起,普遍主义也获得更多的认可。近年来,国家与边境的地缘政治诠释、批判性地缘政治学和女性主义地缘政治等主题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29]。

  纵观地缘政治学的发展历程,尽管国家间的关系一直变化,博弈的方式不断演变,但地缘关系的逻辑本质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即基于有限资源争夺国家的生存优势。近几年,世界地缘政治体系正经历着深刻的重组过程,国家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一个和平与发展的世界需要更具合作性和理解性的地缘关系理论加以指导。长期以来,学界过分依附西方现代地缘政治学思想。然而,西方地缘权力的扩张性和对抗性已经不符合当今融合的世界。相反,中国古代思想中的地缘权力的制衡性更具历史继承性[8]。

  2 、后冷战时代国际地缘关系思考

  冷战后的世界格局正从“一超多强”加速走向多极化,并伴随着非极力量的崛起[10,30]。国际地缘关系出现新形态,以俄罗斯、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力量成为西方世界的“战略核心对手”。大国间的地缘战略空间博弈正从国土空间、经济空间向非传统的网络信息空间、空天领域蔓延,国际地缘关系的内涵正不断丰富。鉴于此,本文试图从空间观的视角来解读后冷战时代国际地缘关系的互动机制。

  2.1、 地缘空间的内涵

  《现代汉语词典》将空间定义为物质存在的一种客观形式,是物质存在的广延性和伸张性的表现[1]。人文地理学中,则有绝对的、相对的和相关的空间概念[31]。有学者认为人文地理学空间思想的发展经历了起、承、转、合四个阶段[32]。20世纪60、70年代,列斐伏尔、哈维等人借助历史唯物主义开启“空间转向”,彰显了空间的实践性、社会性和社会生产本质[33]。空间的研究渗透到多学科、多领域、多层面,其意义变得丰富、多维、复杂、流动[34]。

  作为地理学的核心概念[35],“空间”研究有着重要的地位。然而,一方面,目前的地缘关系研究对空间的论述依然相对不足,国内的研究中少有提及“地缘空间”一词,也未曾对其进行定义。另一方面,传统地缘关系中的空间是以地理空间为基础的综合性空间,对空间的解构将有助于理解和分析当前的国际地缘关系。为此,本文将“地缘空间”理解为以地理空间为基础,由人类社会发展所形成的国家之间

  的具有空间结构特点和空间联系特性的范畴,包括政治空间、军事空间、制度空间、信息空间、技术空间、经济空间和文化空间等多个维度(图2)。政治空间、军事空间、制度空间、信息空间、技术空间、经济空间和文化空间可统称为建构空间。其中,地理实体空间承载人类和资源,是地缘空间中的基础空间,也是人类社会发展初期首先占领和争夺的空间。历史上,地缘政治理论的发展正是以地理空间的扩张和争夺为基础的。政治空间是以权力为核心的各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总和,是国家战略决策空间,也是国际地缘关系中最关键的空间维度;军事空间服务于政治,是国家主权、领土、空间的保障,强大而稳定的军事空间有助于提高主权国家在各个空间维度中的话语权;制度空间是地缘关系的行动准则或规则,参与制定和充分运用制度空间将有利于国家地缘空间的扩展,诸如国际法律、国际协议、国际公约等均属于制度空间范畴。此外,冷战期间西方试图通过“和平演变”促使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制度发生变化是制度空间博弈的典例。近年来,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信息空间成为国际地缘关系的新领域,深刻影响了传统世界权力格局[36],网络舆论、文化和意识形态及信息情报等展现了网络信息空间强大的地缘影响力;技术空间是权力空间的制高点,因其具有较高的门槛,核心资源为少数国家所掌握,发展高端技术与专利保护是拓展技术空间的有效手段;经济空间是获取资源最直接的手段,其发展水平决定了国家地缘空间的发展水平;文化空间承载着人类的精神活动及其产品,影响和制约着人的意识形态,是地缘空间中的核心空间。

  图2 地缘空间示意图
图2 地缘空间示意图

  Fig.2 The schematic of geo-space

  从政治性的角度来看,军事力量作为维护和巩固政权的最有力保障,二者相因相生,因此军事空间具有很强的政治属性。国家机器的运行和权力主体的互动均依托于一定的制度,遵循一定的规则,因而制度空间具有高政治性。在政权的维护上,信息空间向来具有一定的政治地位,从各国的情报局、保密局等的设立以及近年来兴起的信息战均能反映出信息空间较高的政治性,信息的可达性和获取速率正成为世界主导权和社会发展水平的有力保障。技术空间的政治性主要体现在高端技术创新领域,因其具有高度垄断性而凸显出政治敏感性。经济空间具有确保社会向前发展的作用,市场的开放程度以及市场间的融合程度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政府间的合作水平和合作进程,经济空间的政治属性相对较弱。从历史上来看,政权的接触往往从人文交流开始,即便是政权的交恶时期,一般也存在民间的人文交流,因此文化空间具有低政治性的特点。各个空间维度的政治性强度主要取决于各个空间与政治或政治事务的相关性,但并非绝对关系。在世界权力体系制约的背景下,各个维度空间相互制约、相互影响,并呈一定的等级关系。在全球主义的推动下,人们的关注热点由高政治空间向低政治空间发展,世界各国的冲突热点也逐步向低政治空间转移。

  2.2 、地缘空间的互动机制

  国际地缘关系互动的实质是获取人类社会的生存优势。人类社会发展排他性地依赖于生存空间和生存资源两种要素。因此,资源和空间的获取与控制是国际地缘关系的核心内容。资源和空间的支配和控制能力即为权力空间的象征,也是国家实力的综合表现。地缘关系是权力空间互动的表征。权力空间的大小一定程度上反映生存条件的优劣。从现实角度来看,主权国家通过地缘关系互动拓展国际空间和提高国际影响力,化解国内矛盾,以提高自身的发展水平和国际竞争力。地缘空间是国际地缘关系互动的载体,存在一个从解构到综合的过程,解构是为了更好地综合,更好地为国家战略提供决策基础。

  从地缘空间的互动来看,各个维度空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图3)。从人类角度可将地理空间划分为人类社会、实体空间和自然资源三部分。文化空间是人类社会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总和。亨廷顿认为未来世界性的冲突将会被以文明和文化为基础的冲突所取代[37]。其观点招致许多学者的批评。然而文化内核影响人们的意识、习惯和行为,对整个地缘空间性质的影响是显然的。通过文化空间的建设,强化归属感和认同感,可提高人民的凝聚力,构建强大的内部驱动。经济是社会发展的物质基础,地缘经济关系的形式主要包括合作、竞争与制裁。一方面,经济上的相互渗透、高度依赖将显着增加国家或地区间的冲突成本,有效促进世界和平发展;另一方面,随着国家行为体间的竞争更加激烈,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的矛盾愈加突出,经济手段往往成为最先被采取的外交措施。人地互动的过程逐渐形成经济空间和文化空间,进而逐步构建起政治空间。

  地缘关系是权力空间互动的表征,因此国际地缘关系具有强烈的政治属性,政治关系是地缘关系的重要前提。政治上的友好对话有利于经济空间的合作,经济上的互利互惠则有助于加强政治互信。政治空间的发展依托军事空间的保障,军事斗争是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历史上权力结构的质变大多都是通过军事斗争实现的。近代技术革命以来,在经济基础的支撑下,催生了技术空间。技术空间的发展影响了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也改变的人类社会的互动方式。一方面,技术空间反哺经济空间,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逐步构建起以互联网为基础的信息空间。技术空间与信息空间共同支撑和拓展军事空间向现代化发展,进而稳固政治空间的权力地位。另一方面,技术空间提高人类的资源获取能力,深地、深海资源不再望尘莫及。与此同时,人类也突破传统的地理空间,向深空探索迈进。技术是国家发展水平的最为关键的要素,因此技术垄断是国际上的常见形式。此外,制度空间是国际社会合作与融合的体现,其对地缘空间产生一定制约作用。在国际地缘关系中,扩大交流与合作的同时,为降低冲突成本,世界冲突热点将选择逐步向低政治空间转移。

  图3 国际地缘空间互动机制
图3 国际地缘空间互动机制

  Fig.3 The interaction mechanism of international geo-space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地缘空间互动的维度更广、内涵更深、层次更高。地缘政治强调对领土的控制,突出“领土化”,而空间的解构则注重加强交流与合作,边境(或边界)由屏蔽效应转变为中介效应,是“去领土化”的过程[38]。为维护利益空间和确保核心竞争力,诸如贸易保护、关税壁垒、技术垄断等限制性措施将愈发突出,实际是“再领土化”,尤其是在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权力博弈之际。然而,世界的融合是大趋势,国家和民族经历接触、对抗、博弈的波动曲折过程必将走向大融合。因此,国际地缘空间最终将会走向“再去领土化”。

  3、 新时代中国地缘战略选择

  后冷战时代,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意欲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和理想建立一种新的国际体系[10]。然而,随着近年来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崛起,大国政治的结构化矛盾日益突出。近来,美国挑起世界性的贸易战,退出《巴黎协定》、《伊核协议》等一系列举措表明新一轮的国家主义、单边主义抬头。中国的复兴之路将会加剧中国和美国之间的矛盾。在中国的话语体系下,试图通过改良主义化解中美矛盾存在一定程度的现实困境。苏联的解体和日本泡沫经济都应引起中国的警醒。当前,中国除了充分发挥内部创造力和凝聚力,还可充分运用空间观,通过以下途径营造良好的外部效应,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3.1、 加强国际地缘关系的研究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加强国际地缘关系的研究,有助于指导地缘战略的制定和实践。当前,应加强国别研究、分领域和分类别的研究,尤其要重视周边地缘环境、疆域安全、资源能源供应和海上运输通道等问题的研究。在理论基础之上向国家和社会提供更多具有前瞻性、全局性和思辨性的咨询报告[6]。基于此,在当前的世界环境下,一方面中国应从空间观视角制定从全面合作到全面对抗的差异化方案;另一方面,在地缘战略的实践过程中应将地缘风险尽可能地控制在低水平范围,以此确保民族复兴的实现和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推进。

  3.2 、强化地缘空间领域的发展

  强化地缘空间各个维度的发展是实现国富民强的必经之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各领域实现了飞速发展。然而,与世界发达国家依然存在较大差距。当前,避免中美两国之间的正面冲突和全面冲突至关重要。因此,地缘空间的发展应该有所侧重,通过评估重点发展关键空间领域。通过地缘空间的有效互动和融合,将地缘关系的平衡和稳定与社会发展的系统性问题紧密联系,可避免新型霸权和新式冷战的产生,促进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3.3 、遵循“太极式”国际发展战略

  “太极”蕴含对偶两极彼此共存构成整体,相互依赖、相互转化是世界万物的发展动力的“中庸辩证法”的理念[39]。有学者从批判地缘政治学的角度分析,认为“太极式”的地缘政治想象超越了传统“中心-边缘”的思维模式,具有克服海权-陆权二分法的潜力[40]。有学者则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通过向西发展缓解美国“重返亚太”的巨大压力[41],事实上也是契合“太极”中避免正面冲突的理念。显然,“太极式”的国际发展战略突破了西方传统思维中的扩张性和对抗性。一方面,美国推行“三大岛链”、“亚太战略”、“印太战略”等,围堵、遏制中国的冷战意图明显;另一方面,中国正处于民族复兴的关键节点,应制定和遵循“太极式”国际发展战略,运用巧实力,保持战略耐心,避免与有关国家产生正面冲突和全面冲突。

  3.4 、有效发展国际势力范围

  当前,中国的发展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对外开放战略。中国的国际地缘战略具有以经济合作为重心的特点。在国际地缘关系中,地缘经济的互动与合作是最容易突破和发展,同时也是最脆弱的地缘空间。在许多国际问题中,都能暴露出国际社会支持中国的相对不足,尤其是一些周边国家倒向西方世界更是压缩了中国的国际空间。因此,中国亟需加强同有关国家在政治、军事、科技、文化等地缘空间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提高在国际组织中的话语权,发展有效而稳定的国际势力范围,拓展中国的国际地缘空间。

  4、 结论

  国际地缘关系是国家政策制定的基础,对国家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本研究梳理了现代地缘政治学的思想脉络,根据不同时期的特点,将其划分为帝国争霸阶段、冷战时期和后冷战时代三个阶段。基于此,运用空间观的视角将传统的综合性地缘空间解构为地理空间、政治空间、军事空间、制度空间、信息空间、技术空间、经济空间和文化空间等多个维度,并对其内涵及互动机制进行解读和分析,以助于理解和分析当前的国际地缘关系。

  从国家层面来看,未来的地缘关系研究中应加强地缘空间的思考,在此基础之上向国家和社会提供更多具有前瞻性、全局性和思辨性的咨询报告。结合中国的基本国情,新时代中国国际地缘战略应加强国际地缘关系的研究;强化地缘空间领域的发展;遵循“太极式”国际发展战略;有效发展国际势力范围。基于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历史文化优势,建设一个经济更开放、文化更包容、技术更先进、制度更完善、军事更强大的现代化强国。

  世界的发展与融合总是波动曲折的,国家间的矛盾无法回避,地缘权力的博弈也在所难免。拒绝零和博弈,建设一个包容与和谐的世界符合全世界人民的利益。加强国际地缘关系的研究,促进发展与合作,避免冲突与对抗,着力解决人类社会面临的全球性公共问题是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也是学界和政界所应重视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2.[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CASS.Modern Chinese dictionary. Beijing:The Commercial Press, 2012.]
  [2]文云朝.关于地缘研究的理论探讨.地理科学进展, 1999,(02):78-81.[Wen Y. An theoretical study about the geopolitical research. Progress in Geography, 1999,(02):78-81.]
  [3]沈伟烈.关于地缘与地缘政治的思考(连载一).地理教育, 2017,(12):7-9.[Shen W. Thinking about geography and geopolitics(part one). Education of Geography, 2017,(12):7-9.]
  [4]宋长青,葛岳静,刘云刚,等.从地缘关系视角解析"一带一路"的行动路径.地理研究, 2018, 37(01):3-19.[Song C,Ge Y, Liu Y, et al. Undertaking research on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from the geo-relation perspective.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8, 37(1):3-19.]
  [5] 张文本.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2.[Zhang W. The analysis on China's national security interests in world geopolitics. Beijing:China Social Sciences Press, 2012.]
  [6]陆大道,杜德斌.关于加强地缘政治地缘经济研究的思考.地理学报, 2013, 68(06):723-727.[Lu D, Du D. Some thoughts on the strengthening of geopolitical and geoeconomic studies.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3, 68(6):723-727.]
  [7]杜德斌,段德忠,刘承良,等. 1990年以来中国地理学之地缘政治学研究进展.地理研究, 2015, 34(02):199-212.[Du D, Duan D, Liu C, et al. Progress of geopolitics of Chinese geography since 1990.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5, 34(02):199-212.]
  [8]程永林.中国古代地缘战略思想:历史嬗变与现实借鉴.兰州学刊, 2005,(06):39-41.[Cheng Y. Chinese ancient geostrategic thought:Historical transmutation and realistic reference. Lanzhou Academic Journal, 2005,(06):39-41.]
  [9]索尔·科恩.地缘政治学——国际关系的地理学.严春松,译.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1.[Cohen S B.Geopolitics——The geograph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Yan C, Trans.. Shanghai:Shangha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Press, 2011.]
  [10]武寅,郭小凌,侯建新,等.简明世界历史读本.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4.[Wu Y, Guo X, Hou J, et al. A brief hisory of the world. Beijing:China Social Sciences Press, 2014.]
  [11]刘从德.地缘政治学导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0.[Liu C. An introduction to geopolitics. Beijing:China Renmin University Press, 2010.]
  [12]王恩涌,王正毅,楼耀亮,等.政治地理学——时空中的政治格局.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8.[Wang E, Wang Z,Lou Y. et al. Political geograpy——Political pattern in space-time.Beijing:Higher Education Press, 1998.]
  [13] Mahan A T. 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1660-1783. Boston:Little, Brown, 1918.
  [14] Mackinder H J. The geographical pivot of history. Geographical Journal, 1904, 23(4):421-444.
  [15]哈尔福德·麦金德.民主的理想与现实.武原,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1965.[Mackinder H J. Democratic ideals and reality. Wu Y, Trans.. Beijing:The Commercial Press, 1965.]
  [16] 朱里奥·杜黑.制空权.曹毅风,华人杰,译.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2014.[Douhet G. The command of the air. Cao Y, Hua R, Trans.. Beijing:PLA Publishing House, 2014.]
  [17] Hartshorne R. The functional approach in political geography. 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1950, 40(2):95-130.
  [18] Jones S B. Views of the political world. Geographical Review, 1955, 45(3):309-326.
  [19] Renner G T. Human geography in the air age. New York:Macmillan, 1943.
  [20]科林·弗林特,皮特·泰勒.政治地理学.刘云刚,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6.[Flint C, Taylor P J. Political geography——World-economy, nation-state and locality. Liu Y, Trans. Beijing:The Commercial Press, 2016.]
  [21] Wallerstein I. The modern world-system. 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1.
  [22]刘云刚,安宁,王丰龙.中国政治地理学的学术谱系.地理学报, 2018, 73(12):2269-2281.[Liu Y, An N, Wang F.The outline and genealogy of Chinese pilitical geography.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8, 73(12):2269-2281.]
  [23]张丽君.地缘政治让位于地缘经济.经济地理, 2001, 21(S1):33-38.[Zhang L. Geopolitics gave way to geo-economics. Economic Geography, 2001, 21(S1):33-38.]
  [24] Luttwak E N. From geopolitics to geo-economics:Logic of conflict, grammar of commerce. The National Interest,1990,(20):17-23.
  [25]李敦瑞.地缘经济学的理论流派与发展趋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2009(01):26-29, 111, 142-143.[Li D. Theoretical schools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geo-economics. Journal of Zhongnan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Law, 2009(01):26-29, 111, 142-143.]
  [26]李正,陈才,熊理然.欧美地缘经济理论发展脉络及其内涵特征探析.世界地理研究, 2014, 23(01):10-18.[Li Z,Chen C, Xiong L. An analysis on the theory origin and development vein of geo-economics abroad. World Regional Studies, 2014, 23(01):10-18.]
  [27] Huntington S P.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Foreign Affairs, 1993, 72(3):22-49.
  [28] Brzezinski Z. The grand chessboard:American primacy and its geostrategic imperatives. New York:Basic Books, 1997.
  [29]宋涛,陆大道,梁宜,等.近20年国际地缘政治学的研究进展.地理学报, 2016(04):551-563.[Song T, Lu D, Liang Y,et al. Research progress of international geopolitics, 1996-2015.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6(04):551-563.]
  [30]刘建飞.论世界格局中的"非极化"趋势.现代国际关系, 2008(04):1-5.[Liu J. The non-polarization trend in the world pattern.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2008(04):1-5.]
  [31] R. J.约翰斯顿.人文地理学词典.柴彦威,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4.[Johnston R J. The dictionary of human geography. Chai Y, Trans. Beijing:The Commercial Press, 2004.]
  [32]叶超.人文地理学空间思想的几次重大转折.人文地理, 2012, 27(05):1-5, 61.[Ye C. The significant turns of thoughts on space in human geography. Human Geography, 2012, 27(05):1-5, 61.]
  [33] 林密.空间转向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空间化——以列斐伏尔、哈维为中心.江西社会科学, 2017, 37(09):47-54.[Lin M. The spatial turn and the spatialization of Marx's political economy criticism with Lefebvre and Harvey as the center. Jiangxi Social Sciences, 2017, 37(09):47-54.]
  [34]方英.西方空间意义的发展脉络.江西社会科学, 2014, 34(02):32-38.[Fang Y.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eaning of space in the West. Jiangxi Social Sciences, 2014, 34(02):32-38.]
  [35]大卫·哈维.地理学中的解释.高泳源,刘立华,蔡运龙,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6.[Harvey D. Explanation in geography. Gao Y, Liu L, Cai Y, Trans.. Beijing:The Commercial Press, 1996.]
  [36]王礼茂,牟初夫,陆大道.地缘政治演变驱动力变化与地缘政治学研究新趋势.地理研究, 2016(1):3-13.[Wang L,Mou C, Lu D. Changes in driving forces of geopolitical evolution and the new trends in geopolitics studies.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6(1):3-13.]
  [37] Huntington S P. 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 New York:Simon&Schuster, 2011.
  [38]洪菊花,骆华松.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之争及中国地缘战略方向.经济地理, 2015, 35(12):26-35.[Hong J, Luo H.Controversy between geopolitics and geoeconomics and it's enlightenment on China's geostrategic direction. Economic Geography, 2015, 35(12):26-35.]
  [39]秦亚青.关系与过程: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文化建构.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2.[Qin Y. Relation and process:The cultural construction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 theory in China. Shanghai:Shanghai People's Publishing House,2012.]
  [40]曾向红."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想象与地区合作.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6,(1):46-71, 157-158.[Zeng X. The geopolitical imaginations of the"One Belt, One Road"Initiative and regional cooperation. World Economics and Politics,2016,(1):46-71, 157-158.]
  [41] Fallon T. The New Silk Road:Xi Jinping's grand strategy for Eurasia.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Interests, 2015, 37(3):140-147.

对应分类:
版权所有:上海论文网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