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写论文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论文 > 美学论文 >
狂欢美学视阈下电视文艺晚会现存问题和建议
发布时间:2019-01-15

  摘要:电视文艺晚会凭借全方位、深层次、多元化的综合表现手段, 让受众获得全民性、仪式感和颠覆性的狂欢化审美体验。对狂欢美学理解的偏颇以及商业诉求, 电视文艺晚会也面临着一些发展问题。本文将对狂欢美学视阈下电视文艺晚会带给人们的审美体验展开论述, 并结合当今电视文艺晚会的现存问题, 在发展策略上提出建议。

  关键词:狂欢美学; 狂欢化; 电视文艺晚会; 审美体验; 发展策略;

狂欢美学

  狂欢不仅是对人类日常生活的突破, 也是对人性本真的回归。当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激活了大众的狂欢精神, 人们便沉醉于狂欢之中, 体会着愉悦与自由, 由此生成形而上意蕴的审美感受。作为庆祝非日常事件的电视节目形态, 电视文艺晚会与“狂欢”的关系尤为密切。

  一、电视文艺晚会“狂欢化”的审美体验

  1. 电视文艺晚会参与的全民化

  不论是“酒神节”还是“农神节”, 不论是“北京庙会”还是“西湖香市”, 不论是春节团圆还是中秋思念, 不局限于空间的限制, 狂欢向来都是全民参与的节日。电视文艺晚会借助电视这一传播媒介, 通过全方位、深层次、多元化的视听表现手段, 运用多种艺术门类进行主题呈现, 以开放的态度给予受众“狂欢化”的审美感受。“看晚会”虽具有个人狂欢的文化气质, 但不乏全民共同参与的美感色彩。随着社交媒体的不断发展, 文字图片的即时传送、视频直播的在线体验、电子红包的方便快捷、大众传播的多元渠道、网络播出的弹幕互动、媒体专区的实时评论等方式, 让人们不用见面集聚, 也能参与到电视文艺晚会的狂欢中来。

  以“跨年”这一特殊事件为例, 跨年作为一件全民性质的活动, 既是对上一年的回顾和总结, 也是对下一年的开启和展望。因此, 当今时代创作者利用“跨年晚会”这一媒介特殊的表达方式, 号召集体参与到狂欢中来。在2018年具有较大影响力和传播力的跨年晚会中, 中央电视台的《启航2018—中央电视台新年晚会》极具代表性。央视以“启航2018”为题, 以启航看中国的视角, 梳理2018年发生的大事件, 聚焦大事件中的小人物, 让狂欢具有中国特色的情怀与温度。与此同时, 各省台的跨年晚会也大放异彩, 明星跨年演唱会的狂欢气质引发全民热潮。

  岁末年初, 国人习惯于沉浸在这欢乐的告别与迎新中, 同时也津津乐道于各台如同军备竞赛般的跨年晚会。电视文艺晚会营造了狂欢的娱乐氛围, 将跨年这一“狂欢广场”搬上了荧屏, 竭力打造具有全民性意义的娱乐之地, 并号召广大观众参与其中。这种狂欢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实现了数亿人的亲昵交际。

  2. 电视文艺晚会仪式的大众化

  具有厚重仪式感的电视文艺晚会作为意识形态表达的重要方式, 日益尊重文化和审美水平不断提升的受众。伴随着现代传播媒介的不断发展, 电视文艺晚会在丰富电视节目形态的同时, 又使主流价值观以一种易于大众接受、喜闻乐见的方式表达出来, 凸显仪式的传播功能, 成为大众狂欢的重要手段。仪式作为晚会狂欢的一部分, 打破了观众对日常性电视节目的收视定势, 起到了其他媒介内容所无法替代的作用, 对唤醒文化记忆意义深远。电视文艺晚会在带领大众寻找民族和国家的集体记忆之时, 也成为了大众心中更为深刻的集体记忆。

  符号学的代表人物维克多·特纳认为, 仪式是“符号的聚合体”, 人们可以透过仪式的象征性符号, 理解“隐藏”在仪式象征体系“背后”的涵义, 例如信仰、观念、文化、价值观等等。 (1) 1巴赫金认为, 狂欢的主要仪式在于给国王的加冕与脱冕。而电视文艺晚会的狂欢模式正是对这种加冕与脱冕的演绎。在晚会节目中, 明星固然是晚会光芒熠熠的一部分, 但角色演绎与互动环节的设置, 也让亲昵、戏谑、插科打诨等成为可能。同时, 晚会也少不了大众的参与, 各火车站录制回家视频、素人歌手倾情献唱等普通观众参与互动表演元素的加入给电视文艺晚会增添了新的活力。普通群众的加盟突破了原本只有大师和明星才能进入神圣艺术殿堂的固有理念, 凸显了晚会的大众化特征。

  主持人的自我解嘲、明星与平民间的游戏环节、大众的多元互动都在规则的设置下自然而然地进行着。电视文艺晚会的“狂欢”在突出仪式感的同时, 又进行着反仪式的构建, 在这种不断的自我否定和突破之间寻找着创新发展之路。

  3. 电视文艺晚会呈现的奇观化

  随着人民精神层面文化需求的日益增长, 人们对电视文艺晚会所营造出的狂欢氛围日趋渴求。晚会编导们狂欢化的创作思维使晚会内容呈现出奇观化的特质, 满足了电视观众不断变化的审美需求。

  电视文艺晚会将歌舞、小品、相声、戏曲、杂技、魔术等艺术门类由剧场引入电视荧屏。不仅如此, 电视编导们还对多种艺术门类进行综合包装处理, 使艺术的舞台表现更为丰富, 更有利于表现狂欢特质。随着媒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 电视文艺晚会对“狂欢”进行多元立体化传播的形式也更为多样。

  2017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在震撼中上演。顶尖的舞美设计结合地屏跟踪、AR、全息投影等技术, 全方面提升观众的视听感受, 形成视听奇观。在歌曲《假如爱有天意》的表演中, 当李健演唱情浓之时, 蓝鲸从虚拟的“海”面腾空跃起, 变换姿态后又扎入“海”中。独特的设计和呈现效果让观众眼前一亮、惊喜不已。节目带来前所未有的“沉浸式”审美体验, 把现场及电视机前的狂欢气氛推向高潮。反日常的颠覆性突破, 使晚会由以往单一、片面的特点转为立体生动、复杂多元。同年, 北京卫视跨年晚会坚持跨界理念, 主打“文艺+体育”牌, 融入奥运原色, 其综合性和混搭风表现得可圈可点。不仅如此, 技术的发展还让观众变换角度看晚会成为可能。在一些媒体客户端, 观众可以根据不同的审美需要, 自行切换多路信号, 体验自己当导播的快感。突破规矩, 实现创新, 这种让观众“意想不到”也是“狂欢”的又一深层次美学体验。

  二、狂欢美学视阈下电视文艺晚会存在的问题

  1. 狂欢浅层, 内容缺乏深层挖掘

  电视文艺晚会所制造的狂欢确实吸引了大众的关注。据相关数据统计, 在所有电视节目类型中, 晚会所占的播出时长最短, 收视率却普遍较高。有些晚会对狂欢的追捧态度使得晚会仅仅停留在表面的狂欢, 却脱离了群众生活。如果不能进一步挖掘狂欢的本质意义与节制特性, 纵然有宏大的叙事与包罗万象的元素, 电视文艺晚会也达不到在思想上启迪人心灵的深度。

  为达到收视效果, 明星参与成为各电视台抢占先机的重要手段。明星即代表着粉丝流量, 粉丝流量的多少则与广告赞助商的投入相关联。业界一直倡导的“平民晚会”, 以平民的身份筑起“狂欢广场”, 在实施的过程中显得颇为艰难, 这之间形成了一对矛盾。电视的媒介艺术往往通过视觉刺激震撼人心, 以吸引眼球, 最后获得受众认同, 进而成就共同记忆。而平民因舞台经验缺乏而失去表演张力, 略显生涩, 虽为电视带来一定的真实感, 但也失去了一部分艺术性。

  娱乐效果的打造并不妨碍高雅艺术的铸就, 插科打诨也并不等同于庸俗与低俗。但是仍然存在主持人的话语和语言类节目中的台词有时为了迎合少数大众的低级趣味, 而没有把握好尺度, 经常以嘉宾的私生活为话题, 进行戏谑与搞笑。抽奖、电话连线等一些带有广告宣传意味的游戏环节设置是仅为了互动而互动, 具有一定博彩性质, 但缺失审美价值。

  一般在晚会录制前, 现场导演要上台进行“暖场”。这个流程性的环节通常以语言和动作鼓励观众融入情景来进行互动, 提前录制观众呐喊、欢呼、鼓掌、起立、流泪等镜头画面, 以备后期剪辑使用。由此可见, 电视所创造出的狂欢并不能使观众在“狂欢广场”中实现真正的狂欢。

  2. 形式上过度模仿, 缺乏工匠精神

  狂欢理论认为, 狂欢过程中的交替与变更、破坏与建构等感受之所以能上升到世界观的高度, 是因为原始的娱乐性和持续的创造力让狂欢成为个体成长和社会文化发展中重要的现象。纵观近年来中国电视文艺晚会的发展, 从主题构思到艺术脉络, 从节目形态到表现形式, 一旦形成了大众认可的优质模式, 各电视节目制作单位为节省成本就会争相模仿。一些电视文艺晚会在形式层面上, 存在着过度模仿、设计感不强、独特性缺失的问题, 说到底是因为创新精神没有在文艺晚会创作中得以融会贯通。歌手演唱的还音设置、主持人话语的刻意煽情、灯音美等舞台元素缺乏意蕴的传达, 都使一些晚会“食之无味, 弃之可惜”。一些电视文艺晚会纵情于大制作的投入、大场面的营造, 但却忽视了晚会内容本身的提炼, 叙事性不强。观众即便在短时间内沉迷于外在形式上的恢宏与华丽, 但更会因为其华丽的空洞而产生审美疲劳。无论是晚会整体形式的呈现, 还是节目的串联, 无论是节目编排还是灯光、音响、美术的密切配合, 都需要制作者坚守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三、狂欢美学视阈下电视文艺晚会的发展策略

  1. 丰富思想内涵扎实文化底蕴

  作为一种重要的电视节目形态, 电视文艺晚会要以责任担当和使命感为重。电视文艺晚会在立意准确的基础上, 要丰富其思想内涵, 扎实其文化底蕴, 在节目的形式上吸收现代技术的丰硕成果, 在节目的内容上彰显中华民族的文化品格, 弘扬中国文化精神和气度, 传递中国人民真、善、美的理想与追求。

  2. 坚持平民路线落实中国特色

  电视文艺晚会应坚持平民化与大众化, 以平民主体为出发点“开门办晚会”, 借助电视等传播渠道让晚会走进千家万户, 弘扬主流价值观。此外, 创作者还应挖掘现有资源, 坚守地域文化特色, 做到“脚上沾满泥土”, 取“材”于民, 树立独具中国魅力的品牌意识, 形成中国特色。

  3. 增强创新意识提高专业素养

  创新是文艺发展的必由之路, 艺术贵在独辟蹊径与不拘一格。在电视文艺晚会创作中, 创作者应以主流价值观和观众精神文化需求为导向, 对公众负责, 敬畏作品, 培养专业素养, 增强创新意识, 提高创新能力, 实现形式与内容的同步创新。

  4. 担负导向责任把握意识形态

  我国的电视文艺晚会应以弘扬主旋律, 传播正能量为主旨进行艺术创作。提升价值引领能力, 把握正确舆论导向, 摒弃死板的传统和过度的包装, 深入挖掘有利于时代发展、反映社会主流的中国故事, 以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讲好故事, 同时也要营造健康的收视评价环境。

  总之, 制作者在电视文艺晚会的发展与探索中, 不能盲目片面理解狂欢理论而舍弃电视媒体应该承担的责任。在狂欢美学视阈下, 领悟其深刻含义, 认真总结电视文艺晚会带给受众的审美体验, 客观分析狂欢化电视文艺晚会的发展策略, 创新晚会的内容与形式, 让具有中国特色的电视文艺晚会展现熠熠生辉的时代风貌。

  注释
  1 [德]阿克瑟尔·米歇尔斯:仪式的无意义性及其意义, 载王霄冰主编:《仪式与信仰》, 民族出版社, 2008年版, 第36-37页。

对应分类:
版权所有:上海论文网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