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写论文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相关文章推荐

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论文 > 影视论文 >
《功夫熊猫》中艺术人类学观点的体现
发布时间:2020-02-08

  摘    要: 《功夫熊猫》是以中国功夫和中国国宝熊猫为主要表现对象的美国好莱坞系列动画电影,其文化价值与商业价值均获得了社会与市场的广泛认可。该系列影片中对中国文化元素的理解与运用呈现了层层深入的趋势,依次为“点、线、面”,这是好莱坞电影与中国传统文化元素高度融合的范例。本文试图在艺术人类学视阈下对《功夫熊猫》系列动画电影进行浅析,从而探讨中国动画作品在题材和跨文化传播上的可能性。

  关键词: 艺术人类学; 中国传统文化; 功夫熊猫;

  一、引言

  1994年,美国迪士尼公司首次以中国民间故事为蓝本制作了动画电影《花木兰》,该片于1998上映后在全球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2008年,美国梦工厂动画推出了中国元素为卖点的动画电影《功夫熊猫1》。此后的7年里,梦工厂动画相继推出了该系列的第二部和第三部。这个具有中西方血统的“混血”文化产品一经推出便得到了口碑与票房上的双丰收,男主角熊猫阿宝的形象更是获得了西方人和东方人的双重认可。

  角色上,《功夫熊猫》中的主角的原型是中国国宝大熊猫,他使用的功夫为刚柔并济、阴阳调和、动静结合的太极拳,并多次出现抱元守一的修行方式。而主要出场角色中“盖世五侠”的原型为螳螂、猴、蛇、虎和仙鹤,这契合了中国武术中同属于象形拳的螳螂拳、猴拳、蛇拳、虎形拳、鹤拳等多种拳法。制作者将这些武术招式设计为角色,使得这几种拳法得到了形象而立体的动画化展示,让中国功夫“活”了起来;场景上,《功夫熊猫》制作团队打破了地域限制,提取与重组了桂林喀斯特地貌、漓江山水、青城山等地区的地形与景观,呈现给观众一幅极具东方气质的山水画卷。在更细节的道具设置上也是充满中国符号。有民族特色的吊桥楼、红墙碧瓦、盘龙石柱等元素随处可见。有特色的食品,面条、包子、豆腐频频出现。此外,燃放烟花爆竹、舞狮、挂大红灯笼等中国人传统的节庆场景也作为片段展现在观众眼前;台词上,“看清炮火的轨迹,心如止水”“看着这棵树,我不能让树为我开花,也不能让它提前结果”等台词体现了“以柔克刚”“道法自然”的道家哲学。制作团队从自己的角度对中国文化进行理解和诠释,尽可能地塑造出了他们心中的中国形象,这是好莱坞动画电影制作团队对中国文化符号极为出色地吸收与运用。《功夫熊猫》系列动画电影在如何挖掘和转译中国传统文化,以及如何使其与西方流行文化相结合上给了国人很多的启发。

  二、艺术人类学观点在《功夫熊猫》中的体现

  艺术人类学的观点就是要将艺术置于它所产生的语境之中进行研究。[1]《功夫熊猫》系列动画电影的制作团队想要讲好一个充满中国元素并有“中国味道”的故事就必须对中国进行研究。这时,人类学学科的基本方法论——田野调查的作用与优势就凸显了出来,人类学学科的基本方法论——田野调查作为为了取得第一手原始资料的前置步骤,具有极大的必要性。《功夫熊猫》系列的前两部,由于制作方进行了长期的考察与积累,影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与展示呈现出由局部到整体、由表及里的发展趋势,并在第三部中集中表达出来。《功夫熊猫》系列动画电影的西方制作团队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依次是“点、线、面”。

  制作团队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与挖掘是一个层层深入的过程。在《功夫熊猫1》中,制作者们找来中国文化学者当顾问。参考了中国古代各个地区的图腾、建筑、服饰、饮食等相关书籍和博物馆化的材料,塑造了一个具有奇幻色彩、文化元素“杂糅”的中国。但是,阿宝完全好莱坞式的从“菜鸟”成长为“英雄”的套路化成长经历和具有明显个人英雄主义崇拜的故事内核,都在告诉观众,这是一部“中国化布景下,让中国国宝充当主演,运用中国的武术,使用好莱坞最先进的技术,传达出最符合美国价值观的”[2]商业动画片;《功夫熊猫2》的制作团队来到中国西南地区考察并取景,使得整个场景仿佛置于中国水墨画之中。场景中的饮食元素,例如麻婆豆腐、建筑元素,例如宽窄巷子等,都充满了西南地区生活趣味。第二部的配音也应用了二胡、唢呐、笛子等有中国特色的乐器,使背景音乐与场景更加契合。《功夫熊猫2》结尾处男主父亲李山出场时的集体农耕场景不仅展示了中国农耕文化与西方的不同之处同时也引出了《功夫熊猫3》中影片对于中国氏族文化的理解、展现与探讨,这是《功夫熊猫》系列影片目前为止中对中国文化深层次的触碰,区别于其他好莱坞美式电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和符号的简单利用或堆砌,《功夫熊猫3》开始尝试着走进一个国家文化的内在。

  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提到,文化是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记忆而维持着的社会共同经验。这样说来,每个人的“当前”,不但包括他个人“过去”的投影,而且还是整个民族的“过去”的投影。历史对于个人并不是点缀的饰物,而是实用的、不可或缺的生活基础。[3]一个人的行为逻辑和思考方式受到整个民族的“过去”影响,一个民族的文化内在也受到整个民族“过去”的影响,这是世代相传的生存经验在种族全体成员心理上的民族烙印。这个观点集中在本系列动画电影的第三部中,阿宝跟随父亲回到熊猫村,学习如何成为真正的“熊猫”的过程,就是寻找本族文化的过程。熊猫村中携老扶幼、互帮互助、共情与和谐的集体生活方式也从侧面展示了中国氏族文化的一部分内容。而阿宝训练熊猫村村民时采用了儒家因材施教的方法从个体特长出发,有的放矢地进行有差别的教学,达到了极佳的克敌效果,这个情节闪耀着“团结就是力量”的集体主义光辉。第三部中旷世绝学“气功”中的“气”更像是一种社会关系下的,他人与集体给予阿宝的“爱”、“认可”与“接纳”,结尾众人聚气帮助阿宝战胜反派天煞的过程,更像是一种集体主义观念的表达。这时候的《功夫熊猫》系列,已经不再延续第一部第二部里对个人英雄主义的崇拜,不再仅仅是“用中国的瓶子装美国好莱坞的洋酒”,而是开始注重强调集体的精神力量,这是西方制作团队对中国文化较为深入的探讨,也是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激烈碰撞下的火花。
 

《功夫熊猫》中艺术人类学观点的体现
 

  三、结语

  从《功夫熊猫1》用中国文化符号堆砌了一个富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美国故事,到《功夫熊猫2》试图以凤凰城为缩影对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和某一地区生活方式做出集中展现,再到《功夫熊猫3》里制作者走进中国民族的特点,设计了带有中国本土“乡土文化”的场景,讲述了带有一定集体主义色彩的故事。由此可见,该系列电影的创作本身就是一个漫长的中西文化交融过程。《功夫熊猫》系列动画电影除了大量使用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外,更是在本系列第二部和第三部电影中对中国的农耕文化和氏族文化有所展示,这是比《花木兰》在中西文化融合上更进一步的尝试。

  通过在艺术人类学视阈下对《功夫熊猫》系列动画电影进行浅析与比较,发现《功夫熊猫》系列动画作品是用美国人的视角讨论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对美国本国文化有着根深蒂固认同感。制作者以别国文化为题材开发艺术作品,是试图从其他国家的文化基因中寻找到自己本土文化的突破,不管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程度是否加深,都是站在西方的角度上对东方的探索。这给予我国动画创作者一定的启示,动画作品要根植中国本土文化,同时又要在中西方文化的融合中,发挥媒介的优势,寻找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中国本土文化与世界文化的对接点[4],使得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在新时代物尽其用,积极创作出“民族化、国际化、人性化的高度统一的”[5]优秀艺术作品。

  参考文献

  [1] 李修建.雷蒙德.弗思的艺术人类学研究[J].思想战线,2011,37(1):17.
  [2] 梁晶.《功夫熊猫》文化人类学初探[J].影视艺术,2012,52(1):52-54.
  [3] 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19.
  [4] 许晓菁,郑千里.从《功夫熊猫》看转基因文化在动画影视中的运用[J].装饰,2008(8):86-87.
  [5] 路盛章.关于动画创作中民族化、国际化和人性化的思考[J].装饰,2007(4):13.

对应分类:
版权所有:上海论文网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