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写论文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相关文章推荐

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论文 > 影视论文 >
电视剧《扫黑风暴》的多线叙事方法
发布时间:2021-11-16

  摘    要: 电视剧《扫黑风暴》根据真实案例改编,与现实生活中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相呼应,通过中央督导组与绿藤市黑恶势力的正面博弈,向大众传递出党和国家“有黑必扫、有恶必除”的坚定决心。从叙事策略来看,该剧采用主线与支线交织的多线叙事结构推进剧情,运用隐喻手法和情境反讽制造内在张力;在人物刻画上通过正邪难辨的模糊面孔增加剧情的悬疑感。

  关键词 :     《扫黑风暴》 ;多线叙事;扫黑除恶;人物塑造;

  作为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叙事背景的电视剧,《扫黑风暴》凭借“不虚美、不隐恶”的创作理念,讲述了中央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后与当地黑恶势力的正面交锋。剧中案例均根据近年来的真实事件改编,创作团队将不同案例拆解重组,以工程质检员麦自立失踪案为故事主线,通过对马帅、杨冬等人的调查,牵扯出当地黑恶势力经营的非法贷款机构和情色产业链,最终将矛头指向绿藤市腐败横行的官场生态。从叙事策略来看,该剧采用主线与支线交织的多线叙事结构推进剧情,运用隐喻手法和情境反讽制造内在张力;在人物刻画上,通过正邪难辨的模糊面孔增加剧情的悬疑感。《扫黑风暴》不仅总结了我国近年来扫黑除恶行动的工作成果,也发挥了文艺作品鞭挞丑恶、弘扬正气的积极作用。

  一、由点及面的深层寓指

  (一)意象空间的隐喻表达

  美国学者莱考夫认为“隐喻的本质就是通过另一种事物来理解和体验当前的事物”(1)1。在影视剧所构建的借“此物”代指“彼物”的隐喻空间中,两种看似毫无关联的事物被相提并论,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受众单纯的、范畴化的认知局限,激起观众对作品中隐喻空间的探索欲望,在满足好奇心的同时还扩充了作品的内涵深度。《扫黑风暴》在两分钟的片头内就构建了多重隐喻空间,在漆黑的深夜里不断闪烁的灯泡,从门缝映射进来的一缕曙光,恰好照亮了一个迷宫似的红色指纹,同时以红、黑、蓝三种色彩对峙象征着对立阵营的矛盾与冲突。除此之外,在剧中还多次通过“鱼”的隐喻来建构意象空间,电视剧第一个镜头即对准了一池浑浊不清的水,暗示绿藤市盘根错节的复杂局面。马帅在看守所内吃三文鱼时突然指出“不对,这肉里有刺呀”,此时特写镜头下隐喻着忠鲠不挠的一根鱼刺出现在画面中间。紧接着915专案组组长何勇出场,对预审前的马帅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好大的海鲜味”,再一次暗示其已经敏锐地察觉到黑恶势力对公检法的侵蚀。随着案件侦查工作的顺利进行,督导组组长骆山河站在河边说:“这么深的水,可这鱼还是一个劲地往上蹦,这是缺氧啊。”也暗指了隐藏在绿藤市深水之中的隐形人物已经无处可藏。《扫黑风暴》没有直截了当地书写常规冲突,而是通过镜头语言制造象征隐喻效果,将不同事物之间的某种相似性凸显出来,在内容与形式上的强烈对比中丰富作品的思想内涵,引起观众的联想延伸。

  (二)情境反讽凸显荒诞意味

  反讽叙事具有超越性的批判精神,不仅能使作品呈现隐幽委婉的含蓄意境,同时也能体现出创作者深邃的洞察力,“超越现实的叙事立场和批判精神是反讽的支柱和灵魂所在,构成了对反讽的有力支持。”(2)2其中情境反讽是电视剧作品常用的叙事形态之一,情境反讽是一种更具整体性的反讽方式,《扫黑风暴》便通过情境的悖谬性和不合逻辑来凸显故事的荒诞意味,以此扩宽作品的阐释空间。剧中中央督导组的飞机刚刚落地绿藤市,被羁押在看守所的马帅一边抽雪茄、吃日料,一边悠闲地与法律顾问研究督导组成员的履历报告,细微到某个领导“腰不好”或者某位成员“话不多”。当镜头转向下一个画面时,寻夫14年的薛梅高举证据,跪在中央督导组车辆的必经之路上当街喊冤,转瞬间便被轰鸣的洒水车撞死,讽刺的是此时洒水车还播放着悠扬的歌曲《祝你平安》。剧中无恶不作的孙兴,其母亲贺芸却是绿藤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扫黑办主任。贺芸一边利用职务之便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一边在办公室中义正词严地痛斥扰乱民生的恶行。更为讽刺的是,剧中多次出现贺芸办公室墙上书写着“警魂”二字的画面。这种不着痕迹的情境反讽不仅可以展现黑恶势力的猖狂和残暴,还赋予了作品更为广阔的阐释空间。
 

电视剧《扫黑风暴》的多线叙事方法
 

  (三)模糊面孔下的悬疑风格

  《扫黑风暴》没有沿用非黑即白、好坏分明的人物设定,而是以更人性化、个性化的行为逻辑塑造正邪难辨的人物形象,以此增加作品的悬疑感。该剧一开始新帅集团的法律顾问李成阳便成为剧中最有代表性的模糊面孔。李成阳曾是一名正气凛然的人民警察,遭人陷害后被清理出公安队伍,走投无路下投身于新帅集团,成为马帅最信任的生死兄弟。从整部剧来看,李成阳的真实身份犹如“剧眼”般存在着,他是已经背离初心成为黑恶势力的贩夫走卒?还是长期蛰伏、心怀使命的警方卧底?无论是剧情的总体走向还是个体人物行为、心理的多面呈现,在其身份真正揭晓前观众始终无法确认其模糊面孔下的真实身份,这也为绿藤市本就错综复杂的局面蒙上了一层悬疑面纱。此外,剧中总以窥视视角出现却从未露面的“隐形人”也极大地增强了作品的紧张氛围,在该剧的前半段无论是李成阳与马帅在看守所商议应对之策,还是督导组合议下一步工作计划时,都会出现一个隐秘的窥视视角,似乎一切动向都在其掌控之中。这种主观镜头拍摄所营造出的波澜叠起、险象环生的悬疑氛围,让观众自然而然地产生出介入感和危机感。

  二、以三重角度搭建叙事链条

  《扫黑风暴》播出后能够引起强烈的反响,不仅是因为该剧展现了国家扫黑除恶的坚定决心,更关键之处在于其主题思想代表着民心所向。对于弘扬主旋律的国产刑侦剧而言,观众已经深悉“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最终结果,那么如何在已然知晓结局的情况下提高作品的可观性,是创作者亟须解决的问题。对此《扫黑风暴》采用了多线并行的叙事结构,以麦自立失踪案为开端进行分散叙事,从社会民生、地方势力、官场生态3个角度切入,对扫黑除恶行动进行了真实生动地展现。

  (一)微观视角刻画社会现实

  面对故事的复杂性,《扫黑风暴》采取了叙事结构上的多线并行,创作者选择从百姓生活入手,用两条支线折射真实的社会图景。一条支线是通过普通人徐英子和弟弟徐小山开辟独立视角,将触角延伸至现实生活中的非法贷款产业链。在剧中徐小山无意间发现了孙兴多年前杀人的秘密,孙兴收买警察以敲诈罪将其关押,徐英子迫于无奈选择“裸贷”协商和解,却再次落入孙兴团伙的贷款欺诈陷阱,而徐小山被释放后没过几天即被灭口。《扫黑风暴》通过徐英子姐弟的遭遇折射出黑恶势力犯罪的嚣张气焰,也借此掀开了绿藤市黑恶势力的冰山一角。另一条支线是“菜霸”杨冬团伙横行霸市,私自垄断绿藤市农贸市场,以恐吓殴打、收取保护费的方式破坏市场自由交易规则,而市民举报多年未果也折射出基层公职人员已被腐蚀、为恶势力保驾护航的严峻问题。在对杨冬的审讯中,督导组攻破其心理防线,获得了“915专案”的关键信息,让绿藤市石门区区长董耀浮出水面。两条线索都从关乎百姓生活的微观视角入手,从大众角度刻画了黑恶势力对社会造成的严重危害,也凸显了作品维护人民利益的精神底色。

  (二)合理勾画对抗力量

  在刑侦剧中正义与邪恶始终是不可或缺的两大阵营,除了期待看到坚守社会正义的英雄群像外,观众也期望在作品中看到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丝丝入扣的推理过程和紧张刺激的正邪“斗法”。美国剧作家罗伯特·麦基认为“反面人物塑造原理为:主人公及其故事的智慧魅力和情感魄力必须与对抗力量相适应”(3)3。对此《扫黑风暴》开篇便设定了一个“敌暗我明”的被动局面,麦自立案的关键人物薛梅在督导组到达当天消失,马帅掰断自己的小拇指拒绝配合调查后,随即被人下毒致死,而督导组的调查动向也时时掌握在“地下组织部部长”高明远手中。种种离奇的故事情节不但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也逐步推进了善与恶、正与邪的激烈交锋。

  除了微观视角切入的两条支线外,《扫黑风暴》还为正面力量设置了三重对抗文本:一是通过寻找薛梅尸体引出爆破公司经理陈建波,根据其供述得知14年前麦自立被杀害后的埋尸地点,并将矛头指向马帅、董耀、高明远的利益集团;二是通过调查马帅、林汉死因,牵扯出法医宋涛造假、看守所厨师投毒、办案员裴伟为内鬼,证据链条最终指向绿藤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贺芸;三是以徐英子自杀、徐小山被害案得知派出所所长胡笑伟实为黑恶势力的帮凶,长期受高明远驱使,利用职务之便包庇掩饰孙兴的违法犯罪行为,而孙兴实为贺芸的私生子。多个案件互相勾连、环环相扣,其中又通过伊河新村项目的开发转让揭露出一片祥和背后的官商勾结。善恶不分、黑白颠倒,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如同一张铺天巨网遮住了绿藤市的天。对反面对抗力量的塑造足以看出《扫黑风暴》对扫黑除恶斗争反映的深度和力度,作品以直面黑暗的方式宣扬惩恶扬善的价值导向,树立了扫黑除恶工作的坚定信念和中央督导组正气凛然的坚毅形象。

  (三)真实再现官场生态

  《扫黑风暴》把握时代脉搏,通过以王政、董耀、胡笑伟等角色为核心的官场线,客观呈现了绿藤市被腐败严重侵蚀的官场生态。剧中陈建波曾对何勇提到“高明远能有今天,走的都是上层路线”,可见小到一些基层公安干警,大到一些中江省高层官员,都被以高明远为首的黑恶势力一一渗透。在到达绿藤市的第一天,中央督导组就感受到了当地官员绵里藏针的言语试探和不安氛围。与此同时,该剧还揭露了“软暴力”“微腐败”等公权乱用行为,山南路派出所所长胡笑伟坚持认为自己只是违法违纪,从未害过老百姓,但正是由于他的诱导和包庇,导致徐英子自杀、徐小山被害,胡笑伟在接受审讯时忏悔道“跟吸毒一样,拿了别人的钱,每次都跟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但是回头一看,才发现回不去了”。《扫黑风暴》的导演五百在知乎平台分享创作体悟时提到,主创人员在为创作体验生活时,从真实审讯视频中看到一些涉黑涉恶腐败分子在审讯开始时黑发中只有些许白发,一个月之后近一半的头发白了,3个月之后的头发全白了,这种真实的冲击力深深震撼了创作团队,因此在遵循“合理的真实性”原则下,创作团队将这一情节套用在了石门区区长董耀身上。《扫黑风暴》并没有简单呈现贪腐行为,而是通过角色的内心变化、身份背景、性格特征,抽丝剥茧地刻画了腐败行为背后相关人员真实的心路历程。

  三、人物身份定位的失衡与突破

  (一)反面人物塑造扁平化

  众所周知,刑侦剧具有“强情节”的典型性特征。罗伯特·麦基认为:“反对主人公的对抗力量越强大越复杂,人物和故事必定会发展得越充分。”(4)3从《扫黑风暴》的整体布局来看,剧中对反面人物所形成的对抗力量勾画得当,但相比于反腐剧《人民的名义》来说,《扫黑风暴》对反面人物中“恶”的人性复杂性的开掘尚有不足之处。关于反面人物的叙述机制,有学者将其分为类型化、喜剧化、典型化、悲剧化4种叙述类别,其中悲剧化反面人物叙述机制,旨在发掘“反面人物‘恶’的战争及相关的善的毁灭”(5)4。在《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的人物形象就是按照悲剧化反面人物进行塑造的。作品用夯实的细节展现了祁同伟如何被欲望吞噬了善的初心,从缉毒英雄转变为幕后黑手,前后两种人格反差引导观众对人物心路历程进行探寻。而电视剧在对往事的回望中,则塑造了一个“被现实打败了自尊”的悲剧化形象,祁同伟“拼了命也要把失去的尊严夺回来”的愤慨,很容易使观众对“似我”而“非我”的反面人物产生推己及人的怜悯之心,更为重要的是作品最终对祁同伟疯狂报复欲的否定,能使观众在哀悯之痛中获得道德净化。所以评论者认为“悲剧化反面人物叙述其实是一种难度系数颇高的‘刀刃上的艺术’”(6)4。而对于《扫黑风暴》来说,较多呈现反面人物的行为表现,较少对其内心矛盾深度探索,最终造成了人物意志冲突的片面、单一。在剧中,孙兴的阴暗性格和逆反心态,仅从缺少家庭关爱这一角度进行阐释,缺乏足够的说服力,而高明远将“自己的道德”奉为圭臬的处事原则和单纯的资本逐利欲望,也使人物的设定陷于扁平化,让观众产生一种疏离感,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作品的说教意味。

  (二)复杂身份的突破性呈现

  值得肯定的是,《扫黑风暴》中成功塑造了李成阳这一复杂角色。该剧开篇的旁白介绍称绿藤市的现状为“一潭死水”,大到高层黑伞,小到基层腐败,整个绿藤市的“半壁江山”都陷入了黑恶势力的操纵范围。因此剧中走投无路的李成阳蛰伏在新帅集团10年,不再相信任何人,只能凭借一腔孤勇奔走于社会灰色地带,与黑恶势力盘旋、斗争。为了师徒情分和警徽前的誓言,李成阳14年间从未放弃过为师父林汉洗刷冤屈,即便马帅早期的资本积累问题重重,还间接参与了麦自立被害案,但是为了危难时的救命之恩,他舍命也要查明马帅的死因。相比来说,有血有肉的李成阳更容易获得观众的理解和共情,而且通过与昔日挚友何勇的言语交锋,观众可以感受到李成阳被人陷害后对因为忠诚而产生的某种失望,以此深刻揭示出绿藤市扫黑除恶任务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同时也传递出该剧创作者的思考—以直面黑暗的方式拍蝇打虎,只有清除体系里的害群之马,还原健康的政治生态环境,才能使整个体系重获信任。

  在《扫黑风暴》后程,随着群众对扫黑除恶的支持声音越来越大,中央督导组根据举报信、举报电话,彻底摸清了高明远犯罪集团的组织脉络与犯罪事实,为扫黑除恶的收尾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麦自立案、林汉坠江案、薛梅案一一告破,与案件相关的涉黑涉恶人员都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在市民的见证下,何勇按下远程起爆器按钮,象征着黑恶势力的烂尾楼八通大厦轰然倒塌,压在绿藤市市民心中的大山终被清除,绿藤的天再次明亮了起来。

  《扫黑风暴》以直面黑暗的方式,表现了国家扫黑除恶专项工作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作品由真实案件改编,从政治、党性、民生等角度诠释了这场重塑社会正气的“民心工程”。剧中中央督导组组长骆山河一直强调程序正义,牢固树立证据意识、程序意识,确立国家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向黑恶势力果断“亮剑”的坚定决心。虽然从艺术作品的角度来看,该剧仍存在反面人物意志冲突单一、支线过多等问题,但作品弘扬正气、直面现实的现实主义精神值得称赞。

  注释

  1[美]乔治·莱考夫、马克·约翰逊着,何文忠译:《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浙江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3页。
  2谷蜜:《反讽叙事研究》,重庆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9年,第11页。
  3(4)[美]罗伯特·麦基着,周铁东译:《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天津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343页。
  4(5)(6)张均:论反面人物的叙述机制及其当代承传,《文学评论》,2018年第2期,第21页。

对应分类: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上海论文网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