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代写论文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相关文章推荐

联系方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经济法背景下网络文学的产权化运作
发布时间:2021-07-07

  摘    要: 对网络文学生产领域的讨论在学术体制内一直得到重视,如何将实践与理论研究相连接是当下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对这一生产领域的治理,需要着眼于个体与社会之间协调与整合,在落实“创新发展”与“协调发展”的理念下,发挥市场和政府的作用,给予网络文学产业生产发展的空间,提升网络文学产业的社会价值与经济效益。

  关键词 :     经济效益;生产机制;网络文学;商业化;

  一、问题与思路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6次数据显示,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6515万,使用率达49.9%。中国网络文学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其作品数量和读者规模在不断扩大,尤其是近几年,网络文学的产业化发展趋势日益明显,产业链各环节逐渐齐备,网络文学市场迎来了高速发展期。在网民中迅速普及的同时,网络文学对其它产业的渗透也逐渐加深,开始成为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源头,为网络游戏、影视动漫等文化娱乐产业提供创意和素材。当下我们处于一个信息极为丰富的社会,今天的互联网随着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技术的使用,影响着我们所及的个人与私人空间,也包括了社会、文化、经济、政治。对网络文学生产领域的治理,需要着眼于关注个体与社会之间协调与整合,以最大化地提升网络文学的社会价值与经济效益。本文将以近期阅文集团合同事件作为个案进行讨论,结合对网络文学发展历史的梳理,以经济法价值理念中的整体性和差异性为框架对网络文学生产领域进行分析。

  2020年5月,有部分阅文作者在社交平台质疑阅文推出的新合同,其中关于版权归属问题、分成比例调整、免费阅读模式等引起了争论。在阅文推出的新版合同条款中有几点引起了强烈讨论,如作品直至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作者和甲方不再是合作关系,而是受甲方委托创作,着作权属于甲方;作者虽受甲方“聘请”,但双方并非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作者不享受阅文集团福利;合同签订后作者得到的收益是扣除运营费用以后读者付费产生的利润分成;阅文或将在“起点中文网”外其他渠道采取“点击观看广告/浏览制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的新型销售模式,这不被视为对作者的侵权;阅文若对作者作品不满意,可找他人“续写”原作。

  之后,针对引发争议的合同问题,阅文集团也及时给出了正面回应,表示“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作者的着作人身权,而对于着作财产权(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未来会考虑具体到不同作家,提供多版本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在网络文学商业化的背景下,阅文合同纠纷所体现出的作者与平台之间的矛盾———版权控制及相关利益,将会是网络文学行业未来一段时间内重点关注的问题。从经济法的视角出发,对我国网络文学出版市场发展的经济逻辑进行一个简单梳理,可以从中看到,法律不仅影响观念,还牵连着有关于经济生活和行为模式的安排。这就启发我们将经济法的价值与网络文学生产结合,从中寻找理论支撑。
 

经济法背景下网络文学的产权化运作
 

  二、网络文学的产权化运作

  (一)BBS论坛时代:分享的开端

  “分享”(sharing)在当今依然是网络社会的关键词,不仅因为“分享”来源于数码和网络文化的核心———计算机语言,也因为作为当代网络文化的核心观念,常常被赋予了深刻的社会涵义。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社区与论坛上的写作越来越兴盛,阅读所造成的社会影响也越发明显。1995年,BBS网络论坛的设立使得中国大陆地区的互联网开始显现出规模化特点,经由文学爱好者聚集,形成各式各样的文学创作团体,因其具备的互动讨论性而成为传播文学的主要形式,很多热爱文学创作的写作者都选择在BBS上发布小说。1997年,美籍华人朱威廉创立“榕树下”个人主页,这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中文原创文学网站,聚集了大批原创文学作者,之后更联名已经成名的作家、评论家和其他门户网站举办网络文学创作大赛。这时的网络写作大多是免费阅读,处于一个纯分享的阶段,基本不含商业元素,创作多出于兴趣使然,创作收益也并不是主要需求,但作家在免费阅读时代也面临了诸多困扰,网站与写作者获得经济激励的渠道只能通过原创作品实体出版来实现,同时,文学网站也面临如何盈利以支撑网站运营的问题。

  (二)VIP付费阅读:资本的入局

  向读者收费以提供阅读浏览,成为了网络文学网站触底反弹的一个关键抉择。最早开始推行付费模式的是读写网,在2002年读写网发布了向创作者支付网络连载稿的计划声明,但最终因为发展策略的失误,对这一模式的探索并未持续进行下去。其后,苏明璞与中华杨联合成立“明杨全球中文品书网”,第一次引入了“VIP”概念,推行VIP付费阅读模式,采用每千字2分钱的收费标准,其盈利用于支持网站运营和中华杨的写作,但由于此时盗版的猖獗和过度依赖某一部作品的发展,明杨网的发展情况并不乐观,但也从另一方面触动了网络文学VIP收费制的逐步确立。2003年,起点中文网正式推出第一批VIP电子出版产品,VIP付费阅读模式计划正式重启,开始实行VIP会员作品订阅制度并取得初步规模效益。由于起点实行的是按月全额支付的制度,这使得有部分作者第一个月的稿酬就超过千元,与之前网络文学业内普遍的稿酬水平相比高下立判。因此,起点网迅速发布了《起点中文网VIP订阅制度试行回顾》的公告。这一模式引起了同期其他文学网站的关注,网络小说的发展终于在互联网与资本的碰撞之下,打造了一个与传统出版行业所不同的巨型商业市场。

  (三)IP全版权运营:媒介的融合

  美国媒体分析人詹金斯在他的书中使用过“融合”这一概念,描述的是技术、产业、文化以及社会领域的变迁,包括横跨多种媒体平台的内容流动、多种媒体产业之间的合作以及那些四处寻求各种娱乐体验的媒体受众的迁移行为等。2013年到至今,网络文学自带粉丝和流量的特质引起了资本的关注,一切写作被冠以“IP”之名,被资本和文化公司争夺。IP(Intellectua Property)本是知识产权的概念,但是有着作权并不能概括理解为有IP。在这里,IP的实质是跨界,一个全版权开发的IP更加是一个有无限商业价值的大文艺,当网络文学不再局限于某一阅读群体之间,而是发展成为大众文化的源头内容产业时,它本身就聚集了无数想象的可能性。一部作品可能将经历不同层次的挖掘,出现在游戏、电视剧、电影等内容领域,融合了不同的媒介圈,跨越人群、跨越人群背后的文化构成,携带着不同形态的改编影响着大众文化市场的同时也衍生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资本的介入最终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发展,文学网站与资本的合作也逐渐成为这一生产领域的必然结构。但除去商业资本的影响,人力资本在某种程度上也定位了网络文学的发展走向。随着企业科学运营制度的确立,有些管理运营团队的影响力就显得至关重要。2013年起点中文网四位运营高层集体辞职而后加入了刚刚成立的腾讯文学,建立“创世中文网”。2014年盛大网络收购起点中文网并与腾讯文学合并,成立了阅文集团,由原起点创始团队吴文辉等人重新接管。不论是内容资源体量、作者培养机制完善性、内容分发渠道还是管理层经验能力上,阅文集团皆占据了发展的优势。2017年,阅文集团登上香港联交所,网络文学终于成功上市,进入资本运作新时代。2018年收购新丽传媒,标志着阅文在IP全产业链开发上走出了更加广阔的一步。

  三、理论与实践的反思:网络文学生产机制的经济合理性

  网络文学依托于互联网技术的革新而发展,网文行业的每一次变化都与消费市场相对接。规模巨大的用户群体背后意味着巨额的经济利益的流动。从阅文集团公布的2020年中期业绩显示来看,由于分销渠道扩张以及用户对阅读内容的付费意愿增加,2020年上半年,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0.1%至24.95亿,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同比增加7.5%至2.33亿,每名付费用户月均收入(ARPU)同比增加51.6%至34.1元。学者储卉娟认为,网络文学的发展还将在资本的时代里持续:发展成一个更加蓬勃的产业,给资本以更多的利润回报,但前提必须尊重市场的客观规律,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伴随着互联网与数字经济的发展,信息通信技术成为了数字平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推动产业数字化的物质和技术基础。

  在现代经济体制之下,强调激发市场的活力和社会的创造力就需要既尊重个体的盈利性,也重视社会的公共利益。市场机制的有效运行,离不开现代市场体系及其相应的法治保障。经济法是“发展促进法”,既要体现发展理念,又要体现法治理念。相较于传统私法,经济法立足于现实社会,更加注重差异性、整体性、非均衡性所引发的诸多市场问题。在具体的实践中,无论是个体的纠纷、个体的利益、局部的定分止争,还是整体的均衡发展都得一并得以调整。这个过程中,还有赖于企业与市场以及作者等各方力量的参与,市场需要通过政策的调整指导行业加强机制建设,提升网络文学的社会价值和经济效益;网文行业需要不断了解读者的需求,在生产内容的着眼点上,引领网络文学向着创新的方向发展;网站平台在培育头部作者的策略中也要注重对腰部作者的引导,要以高度的责任感,守住底线;网文作者应该注重文学的思想性,将文学的经典性与网络性相结合,以积极向上的精神,建构富有正能量的文学世界。只有通过多方协力,新的文学秩序才会建立起来,网络文学才会有健康长远的发展。

  四、结语

  经济法提供的是一种理解思路而非结论,经济法律制度的价值追求是多元化的,效率与公平并存,在不同的场域之下其侧重价值会有所不同。米尔斯在《社会学的想象力》中提醒我们“我们生活的模式与历史的进程之间往往有着错综复杂的联系,无论是个体的生活还是社会的历史,只有结合起来理解,才能对其有所体会”。内容为主还是流量为王?取决于商业模式的选择。平台发展定位的不同意味着网络文学市场始终将存在分层现象。一味地追求经济利益而忽视内容的创作性会伤害网络文学产业的发展;门槛过高的内容创作壁垒也不利于网文的持续性输出。因此,网络文学产业的长远发展必须在创造力与市场消费中不断地寻找自身立足的平衡点。

  参考文献

  [1]欧阳友权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J].文艺论坛,2018(01):32-41.
  [2]亨利詹金斯.《融合文化:新媒体和旧媒体的冲突地带》[J.城市党报研究,2018(07);86.
  [3]赖特米尔斯社会学的想象力[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
  [4]储卉娟.说书人与梦工厂-技术、 法律与网络文学生产[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
  [5]张晨颖竞争中性的内涵认知与价值实现[J]比较法研究, 2020(02):160-173.
  [6]张守文.经济法中的法理及其类型化[J]法制与社会发展,2020 ,26(03):37-49.
  [7]李强网络文学对文学等级的消解与重构[N].文艺报2020-08-24(05)-
  [8]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发布[J].中国广播,2020(11):54.

对应分类:
版权所有:上海论文网专业权威的论文代写、论文发表的网站,秉承信誉至上、用户为首的服务理念,服务好每一位客户
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邮箱:shlunwen@163.com